原创博文

【书】第一章、爱做梦的年龄,绝望会生下希望?

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中,蓝蓝天上漂浮移动的白云,麦田的中心站着一个男孩。

站在麦田的王璞之知道自己和高中无缘,放弃高中,心中有莫名的痛苦。天空的空气好,周围的环境也好,可王璞之总感觉呼吸困难,人在无助绝望的时候,往往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,来发泄自己的情绪,哪怕绝望是自己的定义的。

王璞之是个人,而且是一个16岁的男人,这个时候也没有免俗,站在麦田中间学着武侠剧中的人物,大声的啊啊个不停,也许用一个成语来描述恰当,就是歇斯底里的乱吼。

也许吼出了最后一丝力气,王璞之感觉眼睛发黑,就顺身倒在麦田中间,摆出一个大大的大字型,闭上眼睛,眼睛感觉太阳光的强度。躺下后,风不见了,只是感觉热,阳光照射下的闷热。

躺着躺着就感觉周围静下来了,心静下来。此时远处飘来蝉鸣声,显得格外的清晰,人在不顺的时候,总是会学会反思,总会要说当初我要是怎样怎样,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要是当初自己好好学习,专心听课,做一个三好学生,也不会有今天的这种下场,要是考试的时候多准备一些小抄,可能也真的考上高中,不至于现在考完就发现自己,落榜。要是自己家中有钱,可以用钱,可以不用上班,用钱来做生意,……最后变成百万富翁……

幻想中的美好总是短暂的,南柯一梦的幻想,终会回到现实。回到现实,面对现实因为有了幻想的对比,会更加让醒悟的人痛苦,因为有比较才有痛苦。

躺在麦田中,没有人看得到,也没有人分享,一个心中痛苦的小男生,怎么会少得了泪水。当从幻想中醒悟过来,王璞之哭成泪人,放声大哭,大哭中夹杂着誓言,一定要出人头地,挣更多的钱,过上好日子……

没有人关心,没人过问,王璞之哭够之后,站了起来,突然又倒了下去,原来是躺下被太阳晒的太久,加上营养不良,整个人刚站起来,眼睛发黑晕倒下去,好大一阵,王璞之慢慢的站起来,此时太阳已经偏西,太阳带着一个不长不短的人影,人影随着风吹的麦田,变成扭曲的黑影,慢慢的移出麦田。

蝉鸣声变得越来越大,影子越来越长,麦田的尽头是一处水渠,水区周边是3排大杨树,水渠中有一群小朋友在戏耍,其中一个小孩喊璞之哥,估计你也考不上高中,还不如和我们一起不上学了,你看我们几个都不去上学,抓鱼多好玩。

王璞之觉得小屁孩不可理喻,这么小不好好上学,早晚要和我一样的下场。

蝉鸣声越来越大,树林越来越密,树林覆盖整个村子,走在村子的路上,一个人也没看到。

回到家,坐在院子里面,阳光通过梧桐树的叶缝照射在地面,像极了舞台的灯光,地面是由泥巴组成的,被太阳晒后,成白色硬硬的土,王璞之盘腿坐在地上,背靠在一个大梧桐树上,又想起自己未来的,再一次感觉呼吸困难。

幻想是没有任何作用的,总要去实施些什么,去做什么,没有行动,只想是没有任何作用。父母是农村人,不可能给自己太多的资源,靠父母是不行的,那要怎么办,何况自己有父母,但是他们把自己都丢给的祖母(奶奶)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自己难过就算了,还是不要告诉奶奶了,免得她也伤心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王璞之让奶奶提出不上学的想法,准备出去打工。奶奶听到后,用颤抖的声音说,怎嘛不上学,不上学你干啥。王璞之故作平静的说,其实工作也可以上学了的,上夜大也是上学……。最终奶奶被说服,一顿饭就这样平静中结束了。

王璞之突然发现自己想哭却装作坚强,想笑却笑不出来,有泪也要往心里流,才发现,这比哭还难受。奶奶期望自己孙子成龙,可他妥协给了现实。

第二天奶奶去了村里面的一家人,又过了3天,王璞之在其奶奶抽泣的叮嘱声中,踏上了去广州的路,身边还带着一个13岁的小孩,那个池塘抓鱼喊哥的小孩,一起去投奔广州工厂的老乡。

这一年,王璞之15.2岁,身边那个小男孩13.6岁。

经过几天的火车,终于到达广东,然后又从广东坐几个小时的大巴,王璞之因为长途的疲惫,已经昏睡在车上。旁边的那个未成年,已经丧失憧憬的兴奋,加上晕车,他把黄水都吐出来了。未成年趴在大巴车的窗子上,任风使劲的吹他的短发,半张着嘴,粗喘着气,眼睛里面闪过一排排的树和模糊的房屋。

此时王璞之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经过一番的努力,终于当上领导,月薪上万,衣锦还乡,回家相亲,十里八村姑娘随自己挑选。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起来了,到了,到了。

关于作者

为五斗米折腰

变种文青,故名网扑蜘。管理学系出身,嗜可乐、音乐、电影,还有一点点文学。平时隐藏在工厂工作,熟悉制造业工厂的管理运行模式。工厂的事情往往不是那么尽善尽美,更多的时候,它们烂透了。但不想20岁就已死了,到了80岁才下葬的结局,故而,写作分享经验与志同道合者。
格言:「Be true to your work, and your work will be true to you.」

既然来了,写点什么,相互学习交流

4 个精彩点评